一位老政法人的激情岁月

www.tlc188.com★同乐城娱乐

2018-10-03

  ①  ②  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委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程炳贵在政法战线工作37载,扎根心底的法治情怀写满了他的人生  □ 本报记者余东明  这是一位老政法人,从步入社会至今,把青春和汗水都挥洒在了政法岗位上。

从今年开始,他从一线转入二线,从台前转入幕后,内心是如此的依依不舍。

他,就是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个人获得者,杭州市临安区委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程炳贵。   回望37载激情燃烧的岁月,他向《法制日报》记者讲述了那些难忘的记忆片段。   年轻有为挑重任  1979年10月,一辆东风大卡车带着程炳贵的梦想启程了,那时正值改革开放的东风吹遍中华大地,他怀揣着浙江公安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搭乘亲戚的大卡车走上了求学之路。

  公安学校,意味着他今后的岁月将与公安工作结下不解之缘。 两年的学校生活,不但练就了一身肌肉疙瘩,更是获得了优异的成绩。 1981年8月,他被分配到临安县公安局於潜派出所当民警。

  这里是两省三县接壤之地,一边是安徽宁国,另一边是杭州桐庐,民风强悍,治安复杂。

为了摸清情况,他骑着自行车,跑遍了4个乡镇的角角落落,与老百姓和村干部打成一片,对社情民风、重点防范部位及重点人员了如指掌。

  1983年开始“严打”行动,第一次收网,时任派出所副所长的他就带队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86名,形成了强大的声势。

1984年,他被任命为昌化派出所所长,这里的民警队伍建设面临转业干部多、老同志多、战斗力低下等情况,然而短短一年后,他竟“神奇”地让民警队伍面貌焕然一新,战斗力得到极大地提升,原本复杂的治安状况有了较大改变,辖区内杀人、爆炸等各类重大案件得到有效遏制。   就这样,他因拼命三郎的工作作风和扎实的工作业绩,被浙江省人民政府授予先进工作者称号。 此后他被任命为临安县公安局副局长,这一年他才23岁,成了最年轻的公安局领导。   “你认为公安机关是抓人多好还是少抓人好?”时任中共临安县委副书记楼海寿找他谈话。

  “违法犯罪该抓得抓,但抓的人少说明治安状况好,所以抓人少、治安好是我们的工作目标。

”程炳贵回答。   命案全破不欠账  1988年的一天,老杭徽公路临安段发现一具一丝不挂的女尸。

接到报警后,交警、刑警赶赴现场,是凶杀案还是交通肇事案疑点重重。

  那时没有电子监控等科技手段,主要靠的是现场勘查,足迹、指纹、实物比对以及走访排摸。 程炳贵亲自带队勘查,从蛛丝马迹中,他认定这不是交通肇事案,而是一起抛尸命案。

由于女尸身上没有任何可证明其身份的证件,为确定尸源,他指令在沿线开展深入细致的走访排摸,并向周边县市发出协查通报。   在走访中,新溪坑有村民反映有一辆白色工具车,先是从杭州往安徽方向开,大约半小时后,又折返回来,还撞在村头大树上,车身上有“杭州江干四建”字样。   获知这一信息,程炳贵立即作出判断,这辆车很有可能就是用于抛尸的工具,马上兵分两路,最终抓获了犯罪嫌疑人徐某某。

原来,被害人是海宁许村人,徐某某在火车站认识她后,就带到住所,实施了强奸后又将其杀害。 尸体在家中床底下藏了两天,本来想挖坑埋掉,因找不到合适地方就想到抛尸。   刑侦工作,是他担任副局长后一直分管的领域。 那时临安发生命案每年基本在15起左右,只要有命案发生,他总是在第一线,与干警们同吃住,案件不破不回家。

在他分管刑侦8年间,所立的命案全部告破,没有一件“欠账”。

  “公安工作就是要认真、仔细、扎实,要耐得住寂寞和辛劳,对违法犯罪要敢于亮剑。 ”回顾公安工作历程,他最大的感受就是睡眠严重不足,工作异常辛苦,但破案时的喜悦和老百姓的点赞,是他坚守寂寞和辛劳的源动力。   法官十年护公正  1995年5月,他开启了法院工作的十年历程。

  当时正处于经济体制改革的高峰期,大量国有集体企业因债权债务等因素面临破产倒闭,临安有20余家国有企业的破产改制,如何让这些企业“破茧重生”摆在了分管领导程炳贵面前。   临安锁厂破产案是当时影响力最大的一个案件,职工500余人,债权人300余人,问题涉及拖欠职工工资、清算债权债务、处置企业资产等,法院办案困难重重。

  程炳贵带着经济庭的法官、干警加班加点,充分运用法律手段,让企业成功破产,下岗职工得到了妥善安置。

  司法审判质量如何控制,执行难问题如何破解?从调任法院的第一天他就开始思考这些问题。   借鉴企业ISO质量体系而设计完成的《临安法院案件质量保障运作体系》就是程炳贵在法院期间主导完成的。

“法院管理制度规范”是另一个成果。

他将审判流程各个环节运用质量控制理念加以规范,又为法官队伍日常管理添加了制度性约束,真正实现了在法官职业化进程中将权力关进制度笼子的工作目标。   “执行难”至今都是全社会关注的难题,也是困扰法院工作的难题。 如何有效破解被执行人难找、财产难寻、部门单位难配合、暴力抗法难制止等问题,程炳贵创新了在派出法庭建立执行组的做法,同时还加大对“老赖”的曝光力度。   2002年,程炳贵在多方调研的基础上,又推出了“执行联络员”制度,解决了执行工作基层落地问题。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作为法官就应该正确处理好法、理、情的关系,在每一起案件中成为公平正义的化身。

”程炳贵感慨地说。   五任书记好助手  2004年,正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主政期间,《关于建设“平安浙江”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决定》出台,把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各个领域涉及稳定的因素都纳入建设“平安浙江”的轨道。

这一年,程炳贵调任政法委,成为“平安浙江”建设的亲历者、参与者和见证者。

  临安与安徽宁国、歙县、绩溪,湖州安吉、杭州淳安直接接壤,边界矛盾纠纷难调、森林火灾难防、违法犯罪难打。

2007年7月26日,程炳贵牵头发起建立了浙皖两省六县(市)打造平安边界协作机制,这一机制持续发力,至今“平安边界”建设硕果累累,得到两省群众的一致拥护。   近13年来,在五任政法委书记的领导下,程炳贵主持临安政法委机关工作,成为书记的得力助手。   每年程炳贵都会有平安建设新举措、新目标。 “528”天目惠民工程,被评为杭州市政府创新奖;“平安网格”创建,成为杭州市试点单位;为期三年的“四圈两网”建设,构建起立体化治安防控体系;“三官(法官、检察官、警官)进综治,四员(审判员、检察员、警员、司法助理员)进中心”,为基层治理充实了专业力量……由此,临安连续12年被浙江省委、省政府命名为“平安市”,连续6届(两年一次)获得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集体,连续11年被杭州市委、市政府授予综治工作优秀单位,政法委机关连续10年被评为区人民满意单位。   这些都清晰地刻在程炳贵记忆里。

37年的工作历程,他初心不变,只为那份扎根心底的法治情怀。

  图① 上世纪80年代初,程炳贵(左)和同事勘查案件现场。   图② 程炳贵(中)就平安建设走访群众。   (资料图片) 阅读剩余全文()。